Monday, 11 March 2013

阅读理解综合练习三[篇章]


把黑夜带回家

  去年大地震之后,和妻子来到旧金山的湾区。

  朋友事前已在湾区附近替我们租了一间公寓。刚刚搬进去时,每次走出大门,看见附近被地震破坏的危楼,心里总不禁害怕起来。

  可是当我们住下来后,对那一栋栋墙壁破裂的危楼,并不觉得可怕了,因为他们既不会威胁到附近居民的去年全,更不会突然倒下来,压死路上的行人。它们就像刚刚受过心脏病袭击的人,原来的傲慢态度突然完全消失,变得友善,容易亲近。

  湾区最可怕的是黑夜。我在亚洲许多大城市生活过,黑夜里走在新加坡、曼谷、马尼拉、台北、上海的街上,我不会感到恐惧,当地朋友也从没劝我晚上不要出门。而我一到湾区,朋友都纷纷向我们提出警告:“晚上千万不要出门。”

  “把黑夜带回家”已经成为我在湾区的安全警告。这句话原本是用来警告妇女,夜晚不要单独在僻静的路上行走,以免受流氓的袭击。而现在男女老少,在绝大多数的美国大城市,都自动遵守这条规,天黑前就回家。

  我每天早上都到柏克莱加州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研究室工作。下午四点半,我就须要匆匆忙忙,把研究资料和冬天特别早降临的暮色装进公事包,赶快乘地铁会湾区。

  每天回到公寓,才下午五点,天色已暗。当我把黑夜带回家,锁上大门,才感到拥有一个安全温暖的夜晚。不过一打开电视,弯曲的晚间新闻,又提醒了我昨天夜晚在旧金山市中心、柏克莱等各区所发生的殴斗、抢劫和谋杀案。门外的夜晚极寒冷又危险。

  门内和门外的夜晚为什么有所不同?两者都有明亮的灯光,两者都有人出现。也许因为这时,白天到门去的人走进门内,而白天躲在门内的人走出门外去了。

  柏克莱的加州大学是世界上少数几所规模最大,而且最著名的高等学府。许多院系在全美大学中被评估为第一。加大教授中,已有26人获得诺贝尔奖(柏克莱校区就有21人),世界上没有一所大学,包括哈佛和剑桥大学,拥有这么多诺贝尔奖得主。柏克莱所培养的博士也是全美第一,当然也是世界第一。

  可是加大惊人的学术成就,并不能为柏克莱这个大学城制造一个安全的夜晚,即使崇高的学术围墙,也制止不了日渐在校园中繁殖的犯罪案件。

  平常校园在入夜以后,如果须要走一段路去搭车,学校当局设有电话,随时有人来陪同单独回家的人去停车场或车站。圣诞或新年期间,大学通知全体教授们,如果停课期间要回大学做研究,即使白天,最好把汽车停在研究室附近(那几天可以随意停车)下车后立刻冲进院系大楼,把大门反锁上,不要让人跟踪,以致引狼入室。

  在柏克莱的加州大学,凡是拿到诺贝尔奖的教授,学校分配一个最靠近研究室的停车位,以奖赏他为校争光。当初的安排,不知是否由于考虑到得奖教授的人身安全?因为没有得奖的教授,通常把车停在遥远的地方。

  我在新加坡的时候,喜欢在天亮前或天黑后做慢跑运动。刚到湾区时,下午到湖畔的山坡上跑步。开始跑步的时候,女人比男人要多一些。远处钟楼传来五点的敲打声后,暮色中,女跑步者突然完全消失,只剩下几个男性黑人。后来才明白,他们很守时地把黑夜带回家去了,并不是被黑暗所吞没。

  在湾区住了一个半月后,我比女人更怕黑暗。我往往比她们先回家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